傅向升:世界百年石化企業基業長青的幾點啟示

來源:中國化工信息周刊 2022-05-25 09:18

慧正資訊:改革開放以后,黨領導各族人民、各條戰線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各條戰線活力四射、各族人民欣欣向榮,農業連年豐收、工業不斷跨越,工業經濟總量、制造業水平快速提升,企業規模和競爭力躍居世界前列。我們很多企業都提出打造“百年企業”的目標,歷數先工業化的國家確實不乏百年以上的企業,而國內百歲以上的企業卻少之又少;尤其是我們熟悉的石油和化工領域,發達國家百歲以上的企業可謂“一抓一大把”,而國內要找到百歲以上企業、手指掰來掰去也難呼其名。這更增添了疫情郁悶中的沉思:

1.jpg

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副會長 傅向升

要說世界石化領域的百歲企業,我的記憶中美國杜邦是最知名的年長者,于1802年成立,截至今年整整220年;杜邦成立的那個年份,如果以美國1776年發表《獨立宣言》、正式宣布美利堅合眾國成立為標志,也就是比美國國家僅僅年輕了26歲。當然,世界化工領域百歲以上企業最多的國家是德國,拜耳距今159年、巴斯夫距今157年。要說拜耳、巴斯夫的成立時間更有意思:拜耳1863年、巴斯夫1865年成立,比德意志民族在鐵血宰相俾斯麥帶領下實現統一,于1871年建立的德意志帝國還要年長!這兩家德國公司雖然在“一戰”和“二戰”中都遭遇重創,即使經歷了二戰以后聯邦德國和民主德國40多年的分裂狀態和1990年的“兩德統一”等一系列重大事件的影響,但拜耳、巴斯夫等這樣的公司力爭抓住每一個歷史時期,加快發展自己,并一直是世界化學工業的領先者。

美國和德國長時期是世界兩個發達經濟體,也是世界經濟領域創新的先導者。熟悉世界化工發展史的人都知道,開啟世界化學工業近代化與現代化的是德國,自十九世紀下半期開始、一直到“二戰”,百年的時間里德國一直是世界化學工業的領先者;美國是進入二十世紀以后、尤其是石油大規模開采和石油化工大發展以后、也可以說“二戰”結束以后,美國才逐步成為世界石油和化學工業的領導者。從1901年設立諾貝爾獎以后獲得化學獎的數量可以證明這點,前50多年的化學獎德國是美國和英國獲獎的總和,而“二戰”結束以后的化學獎美國遠高于其他國家獲獎的總和,占半壁以上江山。下面我們來看幾個具有代表性的百年以上企業的輝煌歲月:

最年長的杜邦

一是起步。創始人杜邦,1802年7月在特拉華州威明頓市創辦一家火藥生產企業、即:杜邦公司。從第二年開始生產和銷售黑色火藥,到19世紀末杜邦成為美國最大的炸藥帝國、控制美國炸藥市場超過90%,當時世界的兩大炸藥公司是:歐洲的諾貝爾和美國的杜邦。

二是簡歷。進入二十世紀以后,世界化學工業因為合成化學的不斷進步,化學工業的新產品及其新技術、由德國不斷向瑞士、比利時、法國、英國以及世界各地傳播;此時新的杜邦掌門人已經更替為100年前創始人的曾孫,新掌門人這時看到化學工業將是世界的未來,于是杜邦做出了歷史上第一次戰略轉型:由火藥公司向化工公司的轉型;因為杜邦過去生產炸藥的過程中需要硝化甘油和硝化纖維素,他們就基于在化學纖維素方面已有的知識來不斷擴充化工領域,當時通過收購兼并方式很快擁有了油漆、醋酸、橡膠、塑料等產品的生產能力,為了這些產品的市場應用、還曾一度控股通用汽車;到“二戰”前杜邦再加上自己的研發,相繼投產了氯丁橡膠、尼龍、丙烯酸樹脂、氟塑料等產品。“二戰”結束以后,大家對二十世紀下半期以后的杜邦就很熟悉了,杜邦開始聚焦于化學品和化學合成高分子材料業務,我們耳熟能詳的杜邦世界領先的產品有尼龍、聚酯、高密度聚乙烯聚甲醛工程塑料、特種纖維萊卡、芳綸纖維凱夫拉、氟樹脂特氟龍以及氯化法鈦白、農藥、醫藥和先鋒種子等,即到二十世紀末,杜邦公司已成為專用化學品、合成樹脂、合成纖維以及高性能纖維、特種樹脂、高端膜材料和農藥、種子等全球領先的化工與材料公司。

三是今天。今天的杜邦把氟化工和氯化法鈦白分立出科慕(去年營業收入63.5億美元,利潤6.8億美元),與陶氏合并再拆分出的新杜邦的定位是特種化學品公司,去年的營業收入167億美元、息稅折舊前利潤42億美元,全球化工50強前列的公司。

世界第一的化工公司:巴斯夫

一是起步。成立于1865年4月,成立時是“巴登胺堿廠(巴斯夫的前身)”,主要以煤焦油為原料合成苯胺染料,隨著創新又以煤焦油為起始原料擴展到蒽醌染料,在跨入20世紀大門的時候,巴斯夫已經成長為世界上最大的化工廠之一,并且是世界上最大的染料生產企業。

二是簡歷。進入20世紀以后,德國政府看到了化學工業的極其重要性,加大對化學教育、科學研究以及化學工業強力支持,在20世紀初期德國以巴登苯胺為代表的一批企業的化學合成技術全球領先、染料工業具有世界壓倒性優勢,合成氨和化肥工業開始起步。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后,德國在重建過程中繼續把化學工業作為重點,推動巴登苯胺堿廠與當時的拜耳、赫斯特等8家公司合并,成立了法本公司(I.G.Farben),其營業收入占當時德國化學工業總銷售額的1/3,不僅是染料,而且還有合成纖維、人造石油等產品,真的是一家巨人企業。二戰使法本公司遭受重創,于20世紀50年代初解體,分解為3家企業、巴登苯胺公司是其一;60年代新的巴登苯胺公司與殼牌、陶氏等合資、自己也在安特衛普建廠,開啟了煤化工向石油化工的轉型,并在新的塑料領域具有了領先優勢;1973年正式更名為BASF,應該是原“Badische Anilin-und Soda-Fabrik AG”的縮寫。上世紀60年代巴斯夫在加快石油化工戰略轉型的同時,開啟多元化經營策略,通過收購兼并和自己投資建廠同步拓展涂料、醫藥、農藥、化肥及石油化工的有機化學品和合成材料領域,特別是在掌握了丙烯酸生產技術、MDI聚氨酯材料技術;到上世紀90年代巴斯夫開始退出煤炭業務,正式轉型為石油化工為主,擁有有機化學品、醫藥農藥等精細化學品、丙烯酸及甲基丙烯酸甲酯和有機玻璃、聚氨酯新材料、合成纖維等綜合優勢世界領先,并走出路德維希港、布局美國、比利時、中國、西班牙、韓國等多個國家。

三是今天。今天的巴斯夫主要是化工新材料、特種功能材料、精細與專用化學品、營養化學品全球領先的公司,去年營業收入786億歐元、息稅折舊前利潤78億歐元,穩居全球化工50強榜首。

名氣一直很響亮的拜耳

一是起步。1863年8月成立,當時也是以煤焦油為原料生產苯胺染料,20多年以后開始開拓化工等新業務。

二是簡歷。19世紀末研發成功當時的止痛藥阿司匹 林(化學名:乙酰水 楊酸),至今還作為止痛藥和血液抗凝保健品在全球暢銷;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后,與巴斯夫等合并為法本公司,二戰以后法本公司被拆解,拜耳以顏料公司開啟了再次創業;二十世紀60年代拜耳正式進入石油化工領域,受70年代初第一次石油危機的沖擊,二十世紀80年代后期拜耳在全球加大了收購兼并力度,在邁向新世紀的時候、拜耳曾一度是世界最大的合成橡膠生產企業和世界最大的聚氨酯用原料異氰酸酯多元醇生產企業,并成為醫藥、農藥、特種化學品等領域的世界領先者。進入新世紀以后,拜耳發現快速擴張以后、規模和體量大了,但效益變差了,年度利潤曾出現巨額虧損,因此從新世紀初拜耳又開啟了自身的業務剝離與重組;將業務聚焦于醫藥保健、作物科學、聚合物和化學品4個板塊,于2004年以合成橡膠和化學品業務為主、拆分成立朗盛公司(去年銷售額75.6億歐元),并于2005年獨立運營;再過10年以后的2015年9月,拜耳又將材料科技的工程塑料聚碳酸酯和MDI、TDI、多元醇以及聚氨酯相關的業務為主拆分出另一家新的公司:科思創(去年銷售額159億歐元)。此后,拜耳專注于生命科學及醫藥和農藥領域。

三是今天。2018年6月完成對孟山都并購以后,今天的拜耳成為世界“四大農藥公司”之首。去年拜耳營業收入440.8億歐元,凈利潤10億歐元,是僅次于巴斯夫的歐洲第二位的跨國化工公司。

我們熟悉的擁有百年以上歷史的跨國石化公司還有:

陶氏

1897年5月成立,與杜邦合并再拆分后的新陶氏定位是一家新材料公司,去年營業收入550億美元、息稅折舊前利潤95億美元,去年的業績看應該是僅次于巴斯夫的全球第二大化工公司。

埃克森美孚2月

1999年由埃克森和美孚兩家公司合并而成,而埃克森和美孚這兩家公司都是1882年洛克菲勒石油帝國旗下的新澤西標準石油公司和紐約標準石油公司,即當年洛克菲勒石油托拉斯麾下的14家子公司之二,如此算來也整整140年歷史。去年營業收入2856.4億美元,凈利潤230.4億美元。

BP

1909年4月成立的一家世界超大型上下游一體化的綜合石油公司,當時定名“英波石油公司”,1954年更名為BP(英國石油公司);新世紀以來,BP公司加快下游化工業務的剝離重組,今天的一家化工新秀英力士的很多產業鏈都是由BP重組而來;BP今天主要聚焦于能源公司和新能源開發與轉型。去年營業收入1642億美元,凈利潤84.9億美元。

殼牌2月

1890年成立的皇家荷蘭石油公司,1907年初聯盟為“皇家荷蘭/殼牌集團”,去年營業收入2615億美元,歸屬母公司的凈利潤201億美元;

索爾維

1863年創辦,去年營業收入101億歐元,息稅折舊前利潤23.6億歐元;

帝斯曼2月

1902年成立,去年營業收入92億歐元,凈利潤8.6億歐元;

住友化學

1915年成立,去年營業收入推算值209億美元,凈利潤推算值13.7億美元;

贏創2月

由1873年成立的德固賽于2007年更名而來,去年營業收入150億歐元,息稅折舊前利潤23.8億歐元;

……

在先工業化的國家中,百歲以上的企業確實不少,并且全球競爭力一直很強。

中國的百歲企業屈指可數

1.近代歷史原因和工業化起步晚鮮有百歲企業

與先工業化的國家相比,我們不僅錯失了第一次和第二次工業革命的歷史機遇,就是20世紀前半期也是飽受戰亂之苦,為民族獨立抗爭、為人民解放而奮斗。20世紀初期,范旭東、吳蘊初等民族先賢們立志通過“實業救國”而發展民族工業的時候,正值軍閥混戰、民不聊生,沒有一方凈土容得下研發創新、不具備工業化建設與發展的環境和條件。中國真正開啟工業化進程是取得抗戰勝利、人民解放以后,新中國的成立、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才為國家工業化奠定了基礎、創造了國內和國際的有利環境和條件,才開啟了社會主義改造和建設新時期,改革開放以后中國的工業化才真正快速向前。所以國內百年以上的企業很少。

2.百年前成立的企業大都艱難負重

回溯中國的民族工業史,實際上封建帝制被推翻以后,一大批民族企業家也紛紛開辦生產廠,很多小的化工生產企業也在各地誕生,最具代表性的地區是上海、天津和山東、江蘇等地,具有代表性的企業有油漆、顏料、橡膠、酸堿、合成氨之類,如上海開林造漆廠、正太橡膠廠、大中華橡膠廠、遠東酒精廠(后來的上海溶劑廠)、大中染料廠、維新化學工藝社(后來的青島染料廠)、濟南裕興顏料廠(后來的裕興化工廠)、大華顏料公司、濟南天豐顏料廠、華豐顏料廠、威海中威橡膠廠、同泰橡皮工廠等相繼成立。大家最熟悉、最有影響力和最知名的還是范旭東的永利和吳蘊初的天原。但很遺憾,20世紀上半期成立的眾多中小化工企業,有的因戰亂而倒閉、有的因經營不善而倒閉,還有的因更名已淡出了人們記憶。今天石化系統與吳蘊初1929年創辦的天原有關的企業是上海氯堿旗下的“天原化工廠”和抗戰時期吳蘊初西遷的“重慶天原”和“宜賓天原”,另一個與范旭東1917年創辦的“永利”相關的、今天是天津渤化的“永利化工公司”;上海氯堿的天原、重慶天原和宜賓天原,雖然規模比當年大了許多、技術水平、管理水平都高了很多,但主導產品中沒有丟掉起家的氯堿;天津渤化的永利也是規模大了、業務擴展了,但仍沒有丟掉起家的純堿。1922年創辦的濟南裕興顏料廠、后更名為裕興化工廠,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曾經是國內鉻鹽的領軍企業,現在的主要產品已轉型為鈦白粉。1915年創辦的上海開林造漆廠目前隸屬于上海涂料公司、經營良好,而大中華橡膠廠和正泰橡膠廠已合并為今天的上海輪胎橡膠公司,這兩個廠名都已不在,好像當年大中華橡膠廠的廠區現在已變成了一個街心花園,成為了上海市民環境優美、空氣清新的晨練場地。

3.今天的骨干企業正揚帆遠行

今天有一批骨干企業雖然成立時間不到百年,但都在為打造百年企業而努力。從成立順序看:第一家中石油(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中石油的歷史可以從1955年7月成立的石油工業部說起,1970年6月到1978年3月,經歷了燃料化學工業部(簡稱:燃化部)、石油化學工業部(簡稱:石化部)的變遷,1978年再設石油部、10年后的1988年6月石油部撤銷、成立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當時主要負責上游石油天然氣的勘探與開采;再到1998年兩大集團的業務重組,分別擁有上游石油天然氣勘探開采、中游石油煉制以及下游的化學品和高分子聚合物等全產業鏈,從地域上當時中石油被人們習慣的稱謂“北方公司”。去年營業收入2.6萬億元,歸屬母公司凈利潤921.7億元。

第二家中海油(中國海洋石油集團公司),于1982年2月成立,當時的背景主要是為對外合作開采海洋石油資源,全面負責合作海區內石油勘探、開采、生產和銷售的專營權,后來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化,也實現“登陸”分別在海南建設了以天然氣化工生產尿素和甲醇的大型基地、在惠州大亞灣與殼牌合資建設了大型煉化一體化基地。去年營業收入2461億元,股東應占利潤703億元。

第三家中石化(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是1983年2月中共中央、國務院決定成立,由當時原化工部、石油部、紡織部管理的39家石化企業劃歸中石化,當時的主營業務是煉油及其下游化學品和“三大合成材料(合成樹脂、合成纖維、合成橡膠),不擁有上游的原油天然氣勘探開采;1998年國務院主導的體制改革,中石化與當時的中石油重組,就是上面談到的不再以上下游產業鏈劃分,以區域布局為準分別擁有所屬區域內的油氣田和煉化企業,兩大公司分別擁有上游油氣勘探、開采和下游煉化業務的一體化集團,當時人們從地域上習慣把中石化稱謂“南方公司”。去年營業收入2.74萬億元,歸屬母公司凈利潤712億元。

目前,石化行業還有不少主業突出、創新能力和核心競爭力強、管理水平高、發展潛力足的像上海華誼、陜西延長、浙江巨化、天津渤化以及煙臺萬華、浙江新和成、山東東岳、海灣集團等企業,都在做強主業和核心競爭力、強化創新和國際化經營等方面,向著百年愿景奮斗進取、扎實邁進,在此不再一一展開。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大骨干央企去年的營業收入總額占全行業的39.6%、利潤總額占全行業的約1/4;從年齡看中石油從石油部算起是長子、67歲,中海油今年40周歲,中石化明年迎來40歲生日、都處于壯年!石化骨干企業無論是為國民經濟的發展,還是為新能源轉型和國家能源安全以及為農業豐產豐收、高端制造業和戰略新興產業的配套和保障,都做出了極為重要的貢獻!

百年企業帶給我們的啟示

縱觀和分析企業的成長發展史,我們會發現能夠成長為百年企業、尤其是百年歷程中,不論在哪個歷史時期都具有很強的競爭力,一直都處于所經營領域的領航者,是多種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戰略很重要、決策很重要、管理很重要、企業文化也很重要。

戰略攸關遠期和未來,戰略與決策、實施又密切相關,戰略有時會有偏差,只要及時糾正就會回到正軌;但決策的失誤或實施(執行)不得力,可能會造成企業陷入困境。當前疫情肆虐、物流不暢、生產遭受嚴重影響、全球供應鏈受挫,今年2月底以來突發地域政治沖突,供應鏈雪上加霜,大宗原材料及石化產品價格在去年大幅上漲的基礎上、再次沖高;此情此景致使很多企業投資熱情大漲,很多原已產能過剩的產品,目前新建、擬建和擴建產能可以用“巨大”來形容,相信都經過了研究和論證,但不知道這樣的決策和實施是否符合企業已有的主業和優勢?不知道2、3年建成的時候市場會如何?2、3年以后新建產能集中投產的時候、我們是收獲喜悅嗎?會不會3年以后有些企業又要無奈關停!這是今天擺在我們面前的戰略、決策與實施需要思考的課題。自第二次工業革命開啟工業化加速發展時代以來150多年的歷史經驗和教訓告訴我們:經濟發展是有周期性的,當市場大環境趨冷和需求側收縮的低潮期,企業最緊要的是專注于創新和做優做強,不聚焦于未來競爭力、而追求規模的逆勢擴張,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致使企業跌入懸崖;尤其是產能已經過剩的產品新建和擴建產能一定要慎之又慎。管理和企業文化在此不再占用篇幅,下面重點談談梳理代表性百年企業過程中,帶給我們的幾點共性啟示:

1.創新是奠定百年基業的首要因素

人們常說創新是推動人類社會進步的不竭動力,對一個企業來說也是基業長青、核心競爭力的動力之源;“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長江黃河奔流不息、滾滾向前,是因為上游的不竭之源!創新就是百年基業的“青藏高原”。上面談了幾個具有代表性的石化人熟悉的百年企業,每一位讀者也都有自己熟悉的其他領域的百年企業,像杜邦220年、巴斯夫167年、拜耳169年、帝斯曼120年、陶氏125年、住友化學107年等這樣的一直都是世界化學工業的領航者的百歲企業,自成立那天起就是靠創新起家,在以后的每一個階段都是依靠創新而進步,每一個時期都把創新置于發展戰略和舉措的首要位置。第一個還是要說年齡最長的杜邦,杜邦之所以1802年成立,是因為E.I.杜邦在法國拉瓦錫實驗室學徒掌握了火藥生產的技術,然后移民到新生的美國,在威明頓市的威明頓河邊建了一座火藥廠;100年后的1902年杜邦的新掌門人決定向化工公司轉型,當時收購兼并加快了杜邦向化工公司的戰略轉型,但關鍵要素還是創新!因為在決定轉型的同時,就建立了美國最早的工業實驗室:杜邦東部實驗室,第二年即1903年又建立了自己的研究中心:杜邦中央實驗站,2019年筆者曾帶隊訪問了杜邦威明頓市的總部,中央實驗站由43棟建筑構成,100多年來這里一直是杜邦全球研發總部,杜邦人自己把這里稱作“杜邦公司的心臟”!充分交流之后杜邦科學家陪同我們參觀,無論是規劃布局、每棟樓的設計與分工、還是該創新中心的分析測試儀器和設備,都令我們訪問團的很多成員大開眼界。杜邦的研發費用長期占銷售收入的5%以上,不同的發展階段確立研發和投入的重點,20世紀末、面向21世紀,杜邦的創新突出聚合物科學、保健科學和農業科學三大重點領域,電子材料和專用化學品次之。正因為杜邦的強大創新力,才在全球首先發明了尼龍、開啟了合成纖維新的革命;尼龍、聚酯、特種纖維、工程塑料、高性能膜以及生物科技、顯示材料等都是由杜邦創新或首先產業化的;《以史為鑒,開創未來》一文也談到杜邦在生物基化學品和化學法廢塑料循環利用創新領先、尤其是生物法1,3-丙二醇的世界壟斷地位。正是創新保證了杜邦220年來一直處于世界化學工業的領導者地位。

拜耳也是靠創新起家,當帕金發現了人工合成染料以后,是拜耳研究室首先由煤焦油中的蒽合成了天然染料的茜素,并且首次應用了發煙硫酸磺化法合成工藝,很快成為合成染料的領導者;到1897年拜耳通過創新又合成了乙酰水 楊酸、即從1899年開始應用、至今還在世界暢銷的鎮痛和血液抗凝藥阿司 匹林。拜耳一直十分重視研發和創新,長期以來研發投入占銷售額的7%以上,個別年份達到8.5%或10%以上,研發投入長期保持全球化工公司中最高的之一;拜耳始終以創新戰略作為未來發展的主導,為了加強創新在杜塞爾多夫專門成立了拜耳創新公司,主要負責基礎創新和戰略研究,當通過基礎研究驗證一個新的創意是可行的,就轉入下一個階段拜耳技術中心或專門的技術服務公司,將進入實驗室的進一步放大實驗或工程化開發。創新戰略始終確保拜耳的世界領先地位,拜耳曾經作過統計:約40%的銷售收入是投入市場不到10年的新產品創造的。我們很多化工同仁都了解很多化學品和合成材料都是拜耳發明或第一個工業化的,1910年拜耳第一個工業化生產合成橡膠(后來拆分出朗盛的主導產品之一),1937年開發成功聚氨酯系列膠粘劑、涂料、發泡材料和高彈性纖維和1953年開發成功聚碳酸酯高性能工程塑料(這都是后來拆分出科思創的主導產品),1956年開發出ABS多用途熱塑性塑料,以及后來的醫藥、農藥、生物制劑等等,拜耳通過強化創新、長期在材料科學領域、涂料膠粘劑和密封材料、醫藥保健和診斷試劑、動物疫苗和獸藥以及農業用殺蟲劑、除草劑、殺菌劑等這些領域一直處于金字塔頂端的燈塔型公司。

再看一個成立不到百年、但創新力很強的公司:三菱化學,三菱化學成立于1994年10月,是由三菱化成和三菱油化合并而成。要追溯歷史淵源三菱化成是起源于1934年成立的日本焦油工業公司,三菱油化是1956年為生產聚合物材料建立。今天的三菱化學在合成樹脂、工程塑料、高性能纖維材料、新能源電池材料以及電子化學品、信息化學品、食品添加劑、醫藥保健等領域都具有很強的競爭力,去年三菱化學業績:收入推算值約297億美元、利潤推算值約22億美元。三菱化學的創新我深有感觸、尤其是他們重視未來創新:2017年10月,筆者帶隊訪問三菱化學,跟我們交流的首席技術官瀨戶山先生開講就是:21世紀世界需要什么?科學/化學的目標應該是什么?然后又與我們探討:世界將如何改變?日本將如何改變?我們應該去創造什么?應該怎樣去創造?并進一步分析了2040年世界和主要經濟體的經濟增長、人口動態、全球能源消耗及新能源占比、各種能源的成本都作了預測,對2100年地球和人類生存環境以及減排目標也作了預測,探討的結論是“21世紀以煤為主的原料和能源結構不再可持續”;然后陪同我們參觀了三菱化學的“舒適廣場”,一一給我們介紹了陳列的用碳纖維復合材料制作的氫能儲氣瓶、生物基聚碳酸酯做成的汽車全景天窗、生物基可降解材料做的包裝膜材料、光伏發電及其蓄電池用隔膜以及健康保健的藥品、醫藥中間體、疫苗、診斷試劑、細胞修復材料等。給筆者印象最深的是氧18特種水、無土種植蔬菜的立體化示范裝置和人工光分解水制氫試驗,人工光分解水制氫當時已被列為日本政府重點支持的創新項目,關鍵是催化劑的制備與效率和氫氣氧氣分離、提純的膜和分子篩,他們設計氫與工業(鋼廠/電廠/焦化廠等)捕集二氧化碳、氧與甲烷分別反應獲得合成氣,經合成氣制甲醇或烯烴,進而可以合成一系列有機化學品、精細化學品和高分子聚合物。今天都在討論氫能的時候讓我們認識到:這樣獲得的氫才是真正的綠氫,待這樣的技術成熟、經濟上過關,才真正實現氫與石化產業耦合以取代化石原料制氫而減碳,也才有可能使氫能成為人類未來的清潔能源。其他還有訪問交流過、創新方面也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LG化學、SK、SABIC等,這幾家公司雖然尚不到百年,但只是時間問題,在歷史的長河中一定都將是百年基業。

2.轉型升級是百年企業最重要的舉措

伴隨著社會的進步和時代與經濟發展,在創新中及時轉型升級是打造百年企業的重要戰略舉措。巴斯夫157年前成立時是一家以煤焦油為原料生產苯胺染料的企業,經過最初30多年的創新、到20世紀初發展成為當時世界最大的染料生產企業;進入20世紀以后伴隨著創新加快、轉型升級也不斷加快,當時的工程師博世幫助柏林皇家研究所所長哈伯的合成氨于1913年成功工業化,德國1918年的產量達到了20萬噸;1922年合成了尿素、1923年開發成功甲醇,隨后聚苯乙烯聚丙烯腈、聚丙烯酸酯聚氯乙烯、聚異丁烯、丁基橡膠等相繼開發成功,巴斯夫也及時由染料生產企業向無機化工品、合成材料、合成橡膠等新興領域的轉型和產品升級。二戰結束以后,石油化工進入快速發展時期,50年代巴斯夫開始進入石油化工領域,一邊加快煤化工向石油化工的轉型、一邊加快精細化學品和新聚合物的開發力度,進一步拓展了維生素A等醫藥、涂料、農藥等新產品領域,相繼合成氨和甲醇實現大型化,苯酐、三聚氰氨、丙烯酸、MDI開發成功并工業化,巴斯夫同時還加快收購兼并,進一步轉型并鞏固了新型合成材料、工程塑料、高端精細化學品等領域的優勢,還曾一度進入石油天然氣的勘探開采領域。從20世紀90年代又開啟了剝離重組,首先從1991年開始退出煤炭業務,21世紀以后又相繼退出醫藥業務和部分合成纖維單體業務,今天的巴斯夫是一家專注于化工新材料、專用化學品、營養與護理、農業解決方案等的跨國公司,看看巴斯夫在中國布局的南京揚巴、廣東湛江2個一體化基地和重慶工廠、上海工廠及科創中心,就對巴斯夫發展到今天的主業結構有了一個近乎全貌的了解。

杜邦公司的轉型:成立以后第一個百年是一家火藥公司,第二個百年適應合成材料的快速發展和社會對合成纖維、新材料的大量需求、而加快由火藥帝國向化學品和材料公司的轉變,到20世紀80年代杜邦依靠自主創新發展的同時、也加快并購重組,已發展成為一家綜合性的大型跨國公司,進入90年代杜邦逐步退出了上游能源和油氣業務,還逐步退出了煉油、醫藥、普通聚酯和紡織業務,進入21世紀杜邦又將氟制冷劑、氟化學品及鈦白粉業務整體剝離出科慕公司。也就說杜邦在20世紀(即第二個百年)成為了合成纖維、新材料和特種樹脂、高端膜材料、專用精細化學品的領導者;進入第三個百年的時候,杜邦宣布將加快向生命科學公司轉型;當然2019年6月1日與陶氏合并后再拆分出的新杜邦其定位是一家特種化學品公司。

帝斯曼120年前成立時是荷蘭政府為能源安全成立的一家煤炭公司,從煤和煤化工起家,逐漸發展焦爐煤氣、化肥、橡膠塑料、精細化學品和高性能材料,去年又重組出去高性能材料業務,今天已轉型為營養化學品、醫藥和專用化學品的先導性公司。

大家熟悉的索爾維因1861年創新成功“索爾維制堿法”比原來的呂布蘭制堿法原料易得、污染少、燃料消耗也少而更具競爭力起家,在候德榜《純堿制造》公布之前、70多年靠技術封鎖壟斷世界純堿市場,但索爾維今天的主導產業已完全轉型為化工新材料和功能化學品,其血液透析材料、液晶顯示材料、信息用化學品等具有很強的全球競爭力。

住友化學1915年成立時是一家利用副產亞硫酸生產化肥的企業,107年走過來不斷創新、不斷轉型升級,今天是石油化工和基礎化學品為頭,農藥的殺蟲劑、除草劑、殺菌劑和植物生長調節劑世界領先,飼料添加劑、醫藥、合成纖維、合成樹脂等精細化學品和高端新材料也具有很強的市場競爭力。

3.國際化是百年基業的必經之路

國際化是一個公司經營水平、管理水平和競爭力的重要體現。某些產品的進出口業務只是國際化的基本體現,國際化主要是企業的全球布局、全球化經營,企業的國際化就如同一個運動員是否真正來到了奧運賽場,一跑才知道自己比博爾特慢幾秒?一打才知道比費德勒差幾分?如果再善于總結經驗就進一步知道了自己比博爾特慢的原因:是起跑有差距、還是沖刺出了問題?也才知道比費德勒差這么多分:是發球有差距、還是回球有問題?是擊球力度不夠、還是擊球速度不夠?這樣就看到了差距、找準了差距,然后努力改正、反復練習,下一屆奧運會才有可能站上領獎臺。所以,企業經營管理與跨國公司坐在同一個會場交流、同一間會議室商談業務合作很重要,與跨國公司地處同樣的原料成本、勞動力成本和同樣的游戲規則下同臺競技很重要。綜觀百年企業都是在發展到一定階段,就立足自己的主導產業、突出自身的競爭優勢、適時走向國際舞臺、開啟國際化經營之路。杜邦進入20世紀開始轉型,到60年代具備了化工和材料領先優勢的時候,杜邦首先從歐洲開始、開啟了并購和投資建廠的國際化戰略,到70年代末杜邦的海外收入占到總銷售額的近1/3、到上世紀80年末這一比例提高到約40%,成為當時世界最大的跨國公司。

陶氏化學1897年5月成立,開始時立足國內從事漂白劑生產和銷售,1906年開始生產農用化學品,并充分發揮漂白劑生產過程中的一個關鍵原料:氯的特殊優勢、開始產品轉型,并逐步發展了含溴化學品以及新型塑料、合成纖維等產品領域;從二戰結束開始,陶氏首先從北美的鄰居加拿大邁開了國際化步子,50年代開始進入歐洲、一邊是投資建廠、一邊是收購兼并,到70年代中期陶氏的海外營業收入已接近半壁江山,成為一家名副其實的跨國公司;此后也是憑借自身很強的創新能力,逐步產業化并拓展了高吸水性樹脂茂金屬聚烯烴及彈性體、完整的丙烯酸產業鏈和醫藥、農藥、功能化學品等業務領域。

三菱化學的前身三菱化成和三菱油化,剛成立的時候都是日本國內建廠和開展業務,隨著公司的發展和業務拓展,都首先從美國開始國際化,到1994年正式合并成為三菱化學以后,國內并購重組和國際化經營同步加快,曾與薩索爾合資在南非開展丙烯酸及其酯的生產,在印度和韓國都合資布局PTA生產,進入新世紀以后三菱化學發展成為一家在美歐、亞洲等許多國家擁有生產基地和開展業務的跨國公司,尤其是新世紀以來三菱化學進一步加大全球增長戰略計劃,海外收入占比進一步提升到30%左右。

當然,今天國際環境和規則與50年前有著很多不同、甚至是很大的不同,尤其是近年來貿易保護主義和逆全球化抬頭、國際產業分工與協作面臨新的挑戰,這兩年疫情的擴散和影響又嚴重沖擊了全球供應鏈和產業鏈的有序運行,今年的地域沖突更加劇了供應鏈產業鏈的斷供風險。這一切因素影響的疊加,全球產業鏈和供應鏈或主動或被動地加快調整和重構,越是在這樣新的形勢、新的挑戰日益嚴峻復雜的時候,越需要我們認真思考、科學布局和加快推進國際化業務,企業今天的國際化不僅要學習借鑒跨國公司過去積累的經驗,還要立足時代新的背景、新的挑戰,面向未來、布局未來,在國際化經營與管理中做強企業的核心競爭力。我們確實也有一部分企業國際化業務已開展多年,也積累了一些經驗,有的也正在布局海外業務或國際化探索,與跨國公司在中國投資發展相比,我們的企業到歐美等發達國家或原料產地投資建廠、國際化經營的要少很多。看看我們周圍杜邦、巴斯夫、三菱、索爾維以及BP、埃克森美孚等上面提到的這些國際一流的公司就在我們身邊,還有很多沒提到的、國際化經驗豐富的霍尼韋爾、UOP、托普索、KBR、日輝等工程化能力非常強的公司,也都已融入國內大市場和經濟發展的洪流當中,有的跨國公司在中國的收益已超過在本土的業績;更有不少跨國公司疫情期間在中國的業務成為了全球最閃亮的部分,成為全球抗擊疫情風險的壓艙石,真正做到了“西方不亮東方亮”!

打造百年企業既要有愿景、更要有行動,很多百歲以上的企業值得研究,在他們走過的歷程中既有成功的經驗可供借鑒、更有很多教訓值得汲取,經驗和教訓同樣寶貴,都可以讓我們少走彎路,在邁向百年歲月的征途上少一些磨難、多一份喜悅;今天國內的百歲企業確實少了一些,但很多正值青壯年的企業正在向著第一個百年邁進,并為下一個百年謀劃著更加燦爛的未來!讓我們共同攜手、強化創新,把企業做強做優,奠定石化強國的堅實基礎。

相關文章

相關產品 更多>>

供貨信息

投稿報料及媒體合作

電話: 020-22374810

E-mail: jiangjj@ibuychem.com

乐投官网